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贸讯首页 世界文化 环球旅游 收藏 汽车汽配 IT通讯 电子电气 家电家居 纺织服装 礼品玩具 医药保健 食品饮料 商务信息 安全防护
世界贸易 国际城市 国际金融 图片 国际健康 机械机电 建材家具 化工橡塑 环保科技 能源冶金 农林牧渔 仪器仪表 贸讯超市 贸讯论坛
当前位置:主页 > 纺织服装 > 行业资讯 >

“去毒”之路:纺织行业在中国的绿色挑战

来源:贸讯网 添加时间:2018-11-28 20:47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气候传播项目负责人 武毅秀
 
 
21世纪的纺织业可谓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从2000年到2017年间,全球服装年产量翻了一番,并在2014年产量首次超过了1000亿件——相当于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分摊到了14件单品。Zara、H&M、Nike和Adidas等品牌在全球迅速扩张,并带动其身后的产业链快速发展。
 
作为全球纺织服装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在全球纺织业产业链上一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随着带有“中国制造”标牌的纺织服装产品被销往世界各地,与生产这些产品相伴的污染却被留在了中国。
 
过去数年,中国纺织业的上下游正静悄悄地开展一场“去毒”运动。这场运动的成果与困惑,显示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在绿色产业升级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民间组织推动的“去毒”
 
纺织行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和排放的大量具有潜在危害的化学品,是其供应链环境足迹的很重要一部分。
 
全球生产的化学品约有25%用于纺织业。联合国环境署《全球化学品展望》报告曾指出,中国纺织行业消耗了全世界42%的纺织化学品。纺织品生产工艺中需要使用大量的化学产品作为染色剂,助剂、稳定剂等对布料进行处理。这些化学品很多会随纺织印染废水进入环境中。
 
2011年,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时尚之毒”报告,开始了全球范围内动员消费者要求纺织行业为时尚去毒的运动。报告显示在中国广东、浙江的纺织工业园区的污水中均含有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多种有毒有害物质。 而供应链证据将这些工厂的货品指向了包括Adidas、Nike以及H&M、Zara等在内的全球知名服装品牌。
 
仅仅几个月后,包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自然之友在内的多家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共同发布“为时尚清污”报告,再次将矛头对准纺织行业巨头,指责其“在华供应链存在严重环境违规,对中国的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压力下,多家纺织服装业的领导品牌,包括Inditex(ZARA母公司), H&M等快时尚品牌和Puma,Nike,Adidas等运动品牌,均加入了承诺到2020年实现供应链内有毒有害物质零排放的厂商行列。为此,这些品牌甚至还成立了一个ZDHC(Zero Discharge of Hazardous Chemicals)基金会, 作为行业合作促进机构, 对“去毒”的要求作出回应。
 
纺织行业“去毒”承诺的核心元素包括:对供应链进行化学品管理、信息公开透明(通过网络平台公布纺织废水和污泥的检测结果,并公布供应商清单)、有毒化学品的替代和淘汰。
 
如今,七年过去,距离2020年”无毒时尚“目标也只有不到2年时间了。供应链去毒的进展如何?
 
“去毒”之路
 
民间组织的“去毒”呼吁,给行业带来了震动。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CNTAC)可持续发展项目主任胡柯华这样评价:“在绿色和平的报告之前,纺织业界关注的都是终端产品里的化学品,关注的是产品质量的合规,对于生产过程中的化学品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是不太在意的。所以报告出来时,业界一方面是震惊,一方面也不太理解这个问题,有些业界人士甚至感觉很无辜。”
 
据绿色和平统计,截止目前全球已有80家纺织品牌和供应商作出了“去毒”承诺,这些品牌的销量占全球纺织业市场份额的15%。“这些品牌都在实现无毒供应链的道路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今,绿色和平在最新一期的《为时尚去毒》(Destination Zero) 进展报告里这样评价品牌们的表现: “品牌为时尚去毒的行动,已经帮助将纺织行业的化学品管理工作推向一个不可逆转的新的趋势。”
 
加入“去毒”承诺的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一个生产禁用物质清单(MRSL, Manufacturing Restricted Substances List),俗称为“有害物质黑名单”。名单中的化学品将在生产全过程的各个环节被禁用。品牌也会公布淘汰这些化学物质的时间表。
 
H&M全球可持续项目经理Veera Sinnemaki是这样介绍H&M的供应链“去毒”之路的:“在2012年,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现有供应商使用的化学品进行全面的筛查和信息登记,然后对化学物质毒性进行筛检(screening)。”
 
2012年,H&M发布了MRSL ,同时也发布了面向其供应商的正面产品清单,并针对H&M的供应商做了培训。
 
“通过MRSL的发布,我们的供应商就会知道有哪些产品他们是需要替代的。之后,H&M通过正面清单告诉厂家哪些产品可以用在我们的生产线上。这整个过程,需要每个供应商提供他们的化学品使用清单,然后与我们的清单进行比对,”Sinnemaki解释说,“今天,制定化学品清单和采购政策已是我们所有供应商的最低要求。”
 
在2018年9月更新发布的“H&M正面清单”里,列出了数千种允许使用的纺织化学品,详细列出了每一种产品的名称、种类、用途、供应商等信息。
 
Sinnemaki说:“最大的挑战是供应商对化学品问题的意识。应该说, 当时来自民间组织的宣传和报告有助于这一问题的传播。在当时,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就决定这样开始了。”
 
针对供应商的能力建设是品牌需要啃下的第二块“硬骨头。”供应链的化学品管理涉及到供应链环节的多个层级的供应商,不仅仅是“第一级”的成衣供应商那么简单。而在污染最多、化学物质使用最多的湿法处理(wet processing)环节,也是化学品管理知识、能力和意识极为匮乏的环节。大多数品牌需要提供培训、技术支持,从零开始为供应链中的厂家提供能力建设。
 
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供应链的信息透明。加入“去毒”承诺的品牌,需要公开他们的执行进展,保证越来越多的供应商公布他们的废水检测结果。如今,很多品牌已经将这一信息公开扩大到了二、三级的供应商,甚至有一些品牌开始上溯到纤维制造阶段。
 
“全面的公布我们的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的名单,会使他们接受到各个方面的更加密切的关注和监督,并不仅仅局限在化学品上。 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名字公开的时候,对他们是更好的监督,”Sinnemaki表示。
 
挑战重重
 
对供应链化学品的管理,最终需要落实到有害化学品的替代。出于成本和成熟替代品的可获得性等原因,有害化学品的替代一向被认为是“去毒”过程中最困难的一步。在实践中,达成“替代”这个共识,甚至要比寻找替代品本身难度更大。
 
“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供应链的厂商往往希望品牌能够先采取行动,而品牌寄希望于上游行业能够先提供替代品。” ZDHC基金会东亚区总监林立在介绍化学品替代项目时这样说。
 
林立以富马酸二甲酯(DMF)的淘汰为例,说明行业共识对替代的推动作用。DMF -二甲基甲酰胺,是皮革和纺织品生产中用途很广的一种溶剂,因其健康风险而被欧盟列为“高关注物质”(SVHC)。在品牌们调研DMF的替代品时,发现上游的合成革行业已有解决方案。由此,几个大的品牌率先提出要在2020年或2025年淘汰DMF。“通过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在行业的合作和对话之下,从2015年到今年五月,中国的无DMF替代品--水性合成革产量增长了120%,无溶剂合成革增长了40%。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DMF替代品的产量还会持续增加,”林立表示。
 
对此,绿色和平“为时尚去毒”的项目官员Yannick Vicaire 很有感触的认为, 替代的成本和难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全氟化合物(PFC,一种具有潜在危害的化学品)的市场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PFC的替代历史我们可以看出, 其中花费最多的时间,是品牌’抗拒’的时间。一旦品牌公司同意,某种化学品需要被替代,市场就会紧跟上。”
 
上游厂商和政策支持成瓶颈
 
尽管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大型纺织品牌已经悉数展开了供应链去毒的行动,但绿色和平的Vicaire仍然认为距离全行业的真正“去毒”还很远。
 
“我认为我们还没有实现‘无毒’供应链。尽管现在已经有80家纺织品牌加入了去毒的承诺,我们需要这个理念尽快被政府所采纳和推行。因为尽管大品牌可以加大对供应链的管理,但是这个行业其余的品牌还没有加入进来。”
 
纺织服装行业高度分散的属性增加了问题解决的难度。80家国际大型的服装零售公司和纺织供应商,其体量也仅占全球行业的15%。世界范围内,电商和网购的兴起使得纺织品牌更加多元。在中国,更多的工厂服务于二、三线、甚至没有品牌标签的低廉服装品牌。这意味纺织业供应链的大部分还没有被置于严格的化学品监管之下。中外对话访问的业内人士均认为,来自上游化学品厂商的深度参与和政策的引导,对于下一步的行动至关重要。
 
H&M的Sinnemaki认为,政策的进步会降低品牌推进工作的难度。”我们希望政策能够最终让源头的化学品公司负起责任。如果生产这些化学品的公司能够淘汰这些有毒化学品的话,那么对于纺织品的供应商和品牌来说,管控化学品将会变得非常容易。”
 
此外,如何发挥和调动起中国供应商的主动性,在上游行业内实现更有效的联动,也是中国纺织产业面临的问题。 今年4月,中国的一些大型纺织染料、助剂、化学品公司,发出了“行业自愿行动”的倡议,承诺制订上游行业的MRSL和正面清单,以便更好地整合目前的多个标准和行业要求。胡柯华认为,“中国的化学品供应商占据了全球60%以上的体量,所以说在全球的纺织品化学品管理里,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没有其他利益相关方在去除有害化学品上的推动,我们对于供应商的推动是有限的,”林立这样总结,“政策推动和市场推动两条腿的方向一致的话,供应链去毒的步伐会更快。”
 
作者简介:武毅秀,中外对话气候传播项目负责人。加入中外对话前,她曾经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任英文记者,之后在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担任国际政策项目经理。
 
注:此文原载环境网站“中外对话”。FT中文网经“中外对话”授权转载此文。中外对话是一个致力于环境问题的中英双语网站,总部位于伦敦,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组织。
 
 

(责任编辑:王丽)

分享到:
图片资讯

讯贸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贸讯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贸讯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贸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其他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2244610517

  最新新闻
· 上海综合整治涉犬隐患 抵制不文明养犬
· 张家口化工厂爆炸致22死22伤
· “去毒”之路:纺织行业在中国的绿色挑战
· 通用汽车宣布全球七家工厂停产
· 中国诞生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引发愤慨
· 加强监管导致中国流感疫苗短缺
· 新西兰禁止本国电信运营商使用华为5G设备
· 美国酝酿对新兴技术实施出口管制
· 贸大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活动暨学术研讨会召
· 中国在全球气候谈判中扮演领导角色
· 废钢进口,禁了会怎样?
· 江亿院士再谈付林案:别让钱把科技界毁了!
· 比尔盖茨的厕所革命
· 中国高端酒店不卫生乱象被曝光
· 特里萨梅赢得内阁支持退欧协议
  热点新闻
· “去毒”之路:纺织行业在中国的绿色挑战
· 复星收购法国时装品牌Lanvin控股权
· 纺织服装专业市场转型升级六大方向
· 服装企业股权激励来势凶猛,是福利还是套路
· 香港时装再次起飞?
· 贩卖机、酒店、生鲜、快闪店频出,八月的服
· 奥康国际陷“关联之谜”:高管“重名”经销
· 七匹狼以3.2亿元购得德国轻奢品牌分销权
· 中部产业大片震撼出炉,原来巨变正在这里发
· 服装行业进入弱复苏阶段 转型仍在摸索中
  相关新闻
· 风水轮流转!李宁回归了、百丽、达芙妮、星期六惨
· 2014北京国际面辅料及纱线(春夏)展览会
· 年末纺织市场透“寒意” 三大因素制约面料企业发
· 新年换衣季 服装市场大旺
· 出口需求增长可能提振印度纺织业
· 虎门传统产业转型 路在何方?
· 中国推广生态纺织:实施全产业链绿色革命
· 服装行业进入弱复苏阶段 转型仍在摸索中
· “2017年度中国真丝服饰十大品牌总评榜”荣耀揭晓
· 巴基斯坦获出口欧盟免税优惠 孟加拉成衣业面临竞